2012年4月28日

雙橡園的名人故事與外交風雲(1/2):Twin Oaks Estate

雙橡園,主屋建於1888年,前有國徽花圃。


(本文刊載於故事網站2015/05/10)
小學時,大概宋能爾、陳香梅畫著誇張的眼妝在電視出現時,我開始知道雙橡園這個地方,當時媽媽和姑姑都愛看鍾梅音《海天遊蹤》、陳香梅《往事知多少》、徐鍾佩《多少英倫舊事》及三毛《撒哈拉的故事》,那年頭出國不易,大家只能看書神遊,有機會去香港琉球菲律賓,帶點白鳳丸吹風機或串珠皮包回來就很神氣了,更別說美國了,夢一樣的地方。高中時,適逢錢復在華府大力整修雙橡園的年代,有天姑姑帶回一本魏惟儀寫的《歸去來》,我記得封面就是雙橡園素描,書中描寫她與夫婿前駐美大使沈劍虹在雙橡園的生活,情景令人嚮往,魏女士的三哥魏景蒙是前新聞局長,張艾嘉是她的姪孫女。中年後,當我初次來到雙橡園,只知它曾是中華民國駐美大使官邸,全然不曉其實更早的時候,歷任園主均是華府菁英,非富即貴:雙橡園歷史可追溯到美國獨立戰爭中與華盛頓相熟的單腳將軍,《大亨小傳》作者費滋傑羅先祖曾擁有這片土地,國家地理學會創辦人是首任屋主,發明電話的貝爾住過這裡,還有替華府引進日本櫻花的植物學家,更在雙橡園與貝爾的女兒舉行婚禮......。

2012年4月10日

一切皆因土地大又多:Significance of Frontier

新大陸上無際的電纜。


東岸的馬里蘭是美國歷史悠久的州,原先我以為土地應該都開發的差不多,沒想到我家附近隨處可見綠油油的大草皮,兩旁建築物也很少超過三層樓,覺得來美國以後反而變成鄉下人了。從我家開車半小時後,地表大片的曠野或森林赫然出現,美國人真的不像我們那樣愛炒地皮,畜牧國與農業國的思維真的大不同。東岸的土地跟西岸比只是小巫,但對來自台灣的我來說已是大巫了。以前對於德弗札克沒有特別偏愛,但現在一邊開車一邊收聽90.9電台播放的《新世界交響曲》,才真正體會音樂中的曠達與野性,完全切合我在車內跟著地表起伏、穿越森林的感覺,再也沒有哪位舊大陸人能為新大陸人寫出這樣的交響曲,因此我開始崇拜這位來自捷克的前紐約音樂院院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