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6日

皇家加勒比的危機處理(5/5):Crisis Response from Royal Caribbean

遊輪失火的當天下午,挪威籍船長承諾本次船費全額退費且未來免費招待一次,所以我們賺到了。


遊輪失火時,我們既沒看到火也沒聞到煙,其他乘客看起來也一派輕鬆,因此不覺害怕,反而感到新奇,還想趁機觀察美國人如何危機處理。現在回想起來才覺得一切驚險,替自己傻傻的樂觀捏一把冷汗。事發後的兩周,我們陸續收到船公司的全額退費以及未來免費招待遊輪之旅的證明書,比起原先承諾的六到八周提前許多,這樣的作業速度不能再嫌了,美國人的阿莎力馬上收買我的心。猶記得火災後不到十二小時,他們的CEO兼總裁,Adam Goldstein立即從邁阿密飛抵巴哈馬,利用午餐時間到船上餐廳一桌一桌地跟乘客致歉進行溝通,我們有幸跟他小聊了一下,我家老大不知天高地厚還問總裁:兒童遊戲間何時可重新使用?

2013年6月9日

遊輪失火改泊巴哈馬自由港(4/5):Cruise Ship Fire & Freeport Bahamas

預計明早抵達巴哈馬可可礁(Coco Cay)。想不到半夜,船尾竟起火。


1492年8月3日傍晚,哥倫布一行人從西班牙南部港口出發,經過兩個多月,10月12日星期五凌晨兩點,有船員回報看到大西洋遠處有微弱的亮光,可能是陸地。幾個小時候,哥倫布率領的三艘艦隊正式登岸,據推測抵達了現今巴哈馬群島中的聖薩爾瓦多島(San Salvador),這便是發現新大陸的開始。沒想到當我們搭乘遊輪前往巴哈馬群島時,就在半夜兩點五十分,挪威籍船長廣播驚醒了我們,房務員焦急地敲門叫醒大家,當時迷迷糊糊的我感覺一切好超現實,半信半疑的幫孩子穿外套、穿救生衣、拿護照、房門卡與重要物品等,跟著船上2,224名乘客與將近800位員工,疏散到指定的甲板,等待進一步指示......。

2013年6月4日

甲板上的鄭愁予和聶魯達(3/5):Dock at Port Canaveral

喜歡海,泰半是受到鄭愁予和聶魯達的詩的影響。


經過日的船上洗禮,接下來進入我最愛的,位於頂樓的,戶外甲板區。從掛滿旗幟的昂揚船頭,到冒著黑煙的煙囪船尾,走在初夏海天一色的甲板上,其實頗具涼意。老爺平日缺乏運動,這次抽空得閒,每天清晨都在這裡慢跑,跑四圈等於一英里,1.6公里,連續跑了幾天,他說越跑越輕鬆,越跑越愛跑,真替他高興,看來運動真的會分泌腦內啡。甲板區有很大的戲水池,是泡腳、聊天、傳遞雞尾酒的社交場域,無法用來真正游泳,220英尺寬的巨型螢幕,不時播送熱鬧歡樂的聲光效果。今天抵達佛羅里達的Canaveral港,上船後這是第一個停泊的港口,雖說遊輪上活動很多,但仍渴望靠岸,從沒想過大船入港會讓我如此興奮,難怪水手們一下船都要找女人,海員生活確實單調寂寞哪。

2013年6月3日

大西洋上的慢船生活(2/5):Onboard Experience

早安,大西洋。


上回介紹第一天的登船過程,這次要來分享船上的生活。有人說遊輪坐久了會無聊,我可是一點都不擔心,只要逮到不用煮飯的日子說甚麼都好啦。我們的船票包含三餐以及使用大部分設施的費用,但其他像是:水酒飲料(不能自行帶上船)、冰淇淋、紀念品、精品街、電話、網路、衣物送洗、賭場、SPA、岸上行程、三歲以下托嬰、部分餐廳、每日小費(公定價無論大人小孩均酌收12元美金)等,還是要額外付費的。當初我上Costco Travel網站訂購船票,附贈總價385元的船上消費金,用起來不無小補,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看看。

巴哈馬遊輪之旅海洋富麗號(1/5):Grandeur of the Sea

戀人啊,來巴哈馬。


我對巴哈馬及整個加勒比海的浪漫幻想,源自高中時期,當年電影"雞尾酒"的主題曲Kokomo歌詞裡面就有巴哈馬、阿魯巴這些小島名字。還記得那時唸師大附中的弟弟班上流行一種怪異遊戲,他的班刊裡面還煞有介事列出這種遊戲的相關英文單字:aluba,alubative,alubaless,alubable,alubation,unaluba......,不知這些字是真是假,總之讓就讀女校的我大開眼界,一方面讚嘆附中學生的英文程度,一方面嚮往熱帶小島的風情。今年農民曆說老爺的生肖會破財,化解的方法就是自己主動先破,欸,何不趁機來趟遊輪之旅?既可消災解厄,又可放鬆一下這段時間我埋首舊書改版的工作,於是,從巴爾的摩港出發的海洋富麗號(Grandeur of the Sea),成了我們到巴哈馬度假的首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