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4日

要等17年才能聽到的蟬聲:Red-Eyed Cicada in Summer

今夏適逢美國東岸17年蟬的大週期,這群神奇的小東西會在我家附近出沒嗎?


以前每次聽到蟬叫,總讓我想起聯考歲月。後來讀了小說《蟬》,對於民國58年──我們尚未退出聯合國與美國仍有邦交──陶之青第一次跟莊世桓見面就說要去他住處過夜的行徑,暗暗吃驚,吃驚的不是女主角的挑達,吃驚的是我爸媽那輩貌似忠良的人也曾狂狷年輕,爾後再聽到蟬鳴,就會想起林懷民筆下那個叛逆前衛又貴氣的年代。來美國後,感覺美國蟬叫不如台灣那般放肆急促,但今年似乎比去年大聲許多,傍晚散步時,也比去年容易在樹下見到死蟬蹤跡,這事有點蹊蹺,上網一查,原來今年剛好遇上美國東岸17年蟬的大週期呢,換言之正在樹上扯著嗓子的蟬搞不好1996年就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