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1日

到艾靈頓公爵的故居打卡:Duke Ellington in D.C.



爵士樂大師艾靈頓公爵(Edward Kennedy "Duke" Ellington,1899-1974),24歲前都住在華府。走訪他成長的街廓,完全不同於一般認知的白人華府,色彩、節奏、氛圍親切多了,特色小店、酒吧林立,怪咖在路邊倒臥盧著,那是聯邦政府、紀念碑、博物館之外的華府草根面貌。路邊招牌標榜衣索比亞超市小食,原來非裔之間也分從哪來的。艾靈頓公爵在紐約成名後,並沒忘記他出身種族問題最嚴重的華府,黑人區,在白人至上時代,他用音樂對抗歧視,舉止優雅,挺腰彈琴,不僅替族裔爭一口氣,也彰顯華府人的在地驕傲。村上春樹寫過一本《給我搖擺,其餘免談》,書名正來自艾靈頓公爵的曲子It Don't Mean a Thing (If It Ain't Got That Swing)。

2013年11月15日

跟著歐巴馬、艾靈頓公爵來吃華府熱狗名店:Ben's Chili Bowl

Ben's Chili Bowl是我至今吃過最有誠意的熱狗店。


向來都覺得熱狗很難吃,無論是7-11的大亨堡或是風景區那種外層裹粉下去炸的熱狗棒。老實說,要不是當年一堆爵士大師例如Duke Ellington、Ella Fitzgerald、Miles Davis、Nat King Cole常去Ben's Chili Bowl,我大概會錯過這間以熱狗起家的華府名店。加上美國總統歐巴馬、法國總理薩科齊、好萊塢明星羅素克洛、天才老爹Bill Cosby、脫口秀名嘴Larry King等許多名人加持,又聽說華盛頓國民隊或美式足球紅人隊的球員三不五時會造訪,也許王建民曾和隊友來此大快朵頤呢,好吧,再給熱狗一個機會。隻身來到華府U街黑人區用餐,居然頭一次興起一種在地人的閒適感,對Ben's Chili Bowl有如燈塔般走過了爵士樂、種族隔離、毒品猖獗、治安敗壞、社區改造、家族傳承、文史研究等風風雨雨有了莫名的認同,這種感覺很神奇,就像店家說的,「惟有吃過Ben's Chili Bowl才是道地的華府人」,在1920年紐約哈林區出現之前,華府一直是全美擁有最多黑人的都會區,許多人的祖先當年都蓋過白宮或國會大廈。

2013年11月7日

過分機械式的世界觀衍生出來的無力感(2/2):Learning to Think at MIT

秋天來MIT真是對了。查爾斯河每年十月會有划船比賽,往上游走就到哈佛了。


上次跟著《創意工廠MIT》模擬了在麻省理工求學的滋味,這回繼續往下看,像是帆影點點的查爾斯河、超酷的駭客社團、宿舍區,以及書中最深沉的部分:過分機械式的思考衍生出來的無力感導致頂尖學生自殺。作者Pepper White後來並未通過博士班考試,巧的是他的學長張忠謀當年也鍛羽而歸,作者大學時期在Johns Hopkins受的是頗具人文素養的工程教育,也有深厚的古典音樂素養,在進入MIT前他有機會長成一個「人」,用軟實力來化解他在麻省遇到的問題。他有學貸壓力、曾被教授罵到哭、跟女友分手、在宿舍當舍監、花時間跟同儕搏感情、還抽空代表麻省理工去加州參加「永動機大賽」的電視節目錄影....。台灣現在的高等教育與十二年國教也讓很多人憂心,也許大家可以看看這本書,從一些感同身受中找到想要的啟發。

《創意工廠MIT》與我的理工兄弟(1/2):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麻省理工學院知名地標,10號大樓大圓頂The Great Dome。


人常因自己缺乏的,就對那樣東西特別在意。國中數理不好,坐在書桌前邊哭邊算直到半夜12點還是算不出來,那段慘綠歲月注定我只能念文科。上大學後,認識一些理工男生,發現他們的思考邏輯與表達方式跟文科的人很不一樣。前陣子去波士頓玩,住在「世界理工大學之最」的麻省理工學院校區內的Kendall Hotel,想到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就是《創意工廠MIT》書中所謂的二次方(拿到學士或碩士或博士稱為一次方,集滿三個就叫三次方囉),其他像是丁肇中、貝聿銘、趙耀東、陳履安、何大一、翁啟惠、施顏祥、楊念祖、毛治國、郭婉容、瘋台灣主持人Janet等也都是知名校友。原先以為我會比較喜歡哈佛,結果念念不忘的卻是麻省理工,想到我那些理工兄弟出身MIT(台灣製造)但一點也不輸MIT呦,人啊,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