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

華府私校裡的哈佛、美國總統小孩唸的席德威友誼學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

佔地廣闊的席德威友誼學校,正門有間建於1827年的地標,Zartman House。


(文章刊載於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2014/10/8)
之前寫過黑奴血淚的文章,當時很欣賞貴格會這個仗義的教派,後來又發現貴格會在華府辦了一間全美頂尖的私立中學,終於稍微了解教會在美國教育中扮演的角色。原先我以為每個國家只要位於首都的學校應該都不錯,結果我錯了,華府的公立學校不太行,但私立學校有三間入圍全美前50名最好私立高中,其中貴格會教友Thomas Sidwell於1883年創辦的席德威友誼學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更有來頭,是美國總統們的首選學區,像是歐巴馬的女兒、拜登(副總統)的孫子、柯林頓的女兒、高爾(前副總統)的兒子、尼克森的女兒、老羅斯福的兒子等都是校友。有人說民主黨人偏好這所學校,但是尼克森、老羅斯福是共和黨又該怎麼說?我想該校在保護隱私和人身安全上做得周全是最大誘因,像是1963年甘迺迪遇刺當天,校長親自要求所有來接小孩放學的家長關上車裡收音機,好讓甘迺迪兩名在此就學的侄兒,先從家人口中而非從他人那裏得知消息。此外首位飛越大西洋的航空員林白(Charles Lindbergh)、前第一夫人南茜、前中情局局長John M. Deutch、1980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Walter Gilbert、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George A. Akerlof,無論在此畢業或後來轉學的,總之都出自席德威,日本勢津子王妃(Setsuko, Princess Chichibu)1925-28年也在這就學,也許還是第一個亞洲校友呢。

2014年9月26日

華府街頭小藝術盡在警用消防電話盒上:Fire Call Box in D.C.

在華府常看到這種裝置藝術,內容多半寫著當地街區的文史故事,其實它們前身是電話。


初到華府時,對路邊、街角常見的直立式五角鑄鐵造型充滿好奇,它們似乎都有專人照顧,彩繪油漆保養的很好,每次經過只要不趕時間我都會駐足觀看一下,後來才知道華府是全美少數保有這種老式警用消防電話原始風貌的城市。

2014年9月18日

華府最好吃的「涼」牛排與咖哩橘冰淇淋:The Oval Room

目前為止,吃過最好的"涼"牛排,在橢圓廳。


911之後,遊客要進入白宮參觀美國總統辦公的橢圓形辦公室(The Oval Office),大概很難了,不過你可以去離白宮很近的橢圓廳(The Oval Room)碰碰運氣,在那兒用餐的人,前腳也許剛從橢圓形辦公室出來,後腳就到這吃中飯。橢圓廳招待過老布希與柯林頓兩位前總統,前國務卿萊絲Condoleezza Rice曾說這裡是她最喜歡的餐廳,許多參眾議員、政媒要人、法官律師、說客公關、銀行家、募款專家、華府市長等也愛來這,因此被譽為是華府最有權力的餐廳之一。我不識甚麼華府名流,在這方面算"聞"盲一個,單純只是照著旅遊手冊按圖索驥來吃喝一番,不過這裡的氣氛,比起其他我去過的同等級餐廳,還是稍微靜肅一點,也許是因為許多國安或特勤人員也常來這裡用餐吧。

2014年9月17日

誰在布萊爾賓館過農曆六十大壽:Blair House

44年前,我們的國旗在布萊爾賓館飄了四天。


(本文刊載於風傳媒2015/4/25)
布萊爾賓館堪稱全世界最難訂的旅館,美國總統的首席貴賓、各國元首和政要名人才能在此下榻。門口看不到警察,也沒有高聳圍牆阻隔,感覺沒門禁,可錢再多的人也進不去這棟有著綠色遮棚、黃色石灰岩,快兩百年歷史的美國國賓館。根據傅建中先生的文章說,1970年4月20日蔣經國先生以行政院副院長身分飛抵華府進行訪問,住宿的地點正是白宮斜對面的布萊爾賓館,每當有外賓抵達,四樓旗桿就會掛上該國國旗。他一覺醒來先去阿靈頓國家公墓獻花致敬並進行各項參訪。三天後適逢他農曆60歲生日,幾位派駐華府的台灣記者應邀到布萊爾賓館和他共進早餐,當中包括了後來在華府新聞博物館留名的劉宜良,大夥一邊幫他祝壽一邊進行採訪,總之他在布萊爾賓館一共住了四晚。

2014年9月16日

永遠的賈姬、永遠的卡美洛王朝(2/2):Queen of Camelot Jackie

賈姬與甘迺迪(照片出處),共同創立了朝氣勃發的柯萊特時代(Camelot Era)。


上回介紹過賈姬新婚的紅屋,這次要來看看她走入白宮前、後住過的地方。但凡女人都要看看賈姬戲劇性的一生,妳的每個人生階段,無論好或壞、順或逆,幾乎都可在她身上找到投射。從富家女、攝影記者、議員太太、第一夫人、第一寡婦、船王二春、出版編輯、鑽商三春,還有許多關於她複數戀情的流言蜚語(與紐瑞耶夫那段滿促咪的),她風光的背後有我們看得懂的箇中冷暖:兩次婚姻都以喪偶收場,兩任丈夫都外遇且小三高調嗆聲;五次懷孕有三次不順,你可以說她子運弱,說她煙癮大,或說美國人愛四處搬家所以動了胎氣,但我認為她個性強勢,太拚,導致身心負荷辛苦。她建立了現代成功女性的高標範本(例如會講流利的三國外語),從此讓後輩女人活得更辛苦,她跟我們一樣,又跟我們不一樣,所以才能躋身美國最受歡迎、永遠經典的第一夫人。她把白宮打造成藝文空間,更把自己變成藝術珍品,她高挑天生衣架子是真的,可臉上線條略顯剛硬,離美若天仙有段距離,但她有本事讓"仇"人眼裡出西施,赫魯雪夫跟甘迺迪見面時,這位前蘇聯總理說,我想先握她的手。她跟甘迺迪在一起的三千多個日子,即使有瑪麗蓮夢露、有古巴飛彈危機、有達拉斯暗殺,她仍願意以卡美洛王朝(Camelot,原指亞瑟王的城堡)一詞歸結丈夫的一切。她,讓冷戰時期多了份俏麗與摩登;她,是永遠的賈姬(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