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

全美第一道曙光港灣及富豪的海岸第一排(4/5):Bar Harbor

我們得從遊輪底部的小門出來,搭乘接駁的救生艇才能到達Bar Harbor。


遊輪離開加拿大後,往南來到了美國最東邊的緬因州,第三站我們停泊在Bar Harbor。Bar Harbor最有名的就是Acadia國家公園,裡面的Cadillac Mountain是美國東北海岸的最高點,也是欣賞全美第一道曙光的地方,結果我太晚報名國家公園行程所以向隅,只好改去Frenchman Bay,沒想到法國灣遊船行程也很豐富喔:你可以看到早期美國富翁們的海岸第一排(Millionaires Row)例如石油大王、金融大王、汽車大王等家族別墅,每年夏秋兩季,這裡山海兩棲的自然景色,適合露營、健行、騎馬、自行車、遊艇、獨木舟等戶外活動,難怪吸引了美國歷任總統、創設普立茲獎的報業巨擘、小蜜蜂爺爺(Burt's Bee)創辦人、美學生活家瑪莎史都華(Martha Stewart)、影星約翰屈伏塔等爭相置產或走訪,更有許多電影取景或小說題材源自這裡。另外從海面遠眺Acadia國家公園、拜訪著名的Egg Rock燈塔、欣賞花崗岩峭壁、鯨豚、禿鷹、海鸚(puffins)、海豹等自然生態也是重點。初見Bar Harbor覺得好像沒什麼看頭,出海巡了一遭才大呼驚喜,別看照片上陽光普照,這可都是在搧海風凍鼻水的狀態下拍的,因此建議大家別像我們拖到十月底才來,九月想必是更宜人的時節。

2015年2月20日

新年恭喜之華府中國城考:DC's Chinatown & Lunar New Year

華府中國城的牌坊由漢高祖後裔、在台灣接受中小學教育的華裔建築師劉熙設計。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5/2/19)
老外看中國城,有如芝麻開門般神秘。我第一次走進中國城在華府,地鐵站入口上方有扇型霓虹燈,路燈特意做成燈籠型,人行道上有十二生肖標記,街道沒想像的破落髒亂,兩旁也都是知名連鎖店而非泡著蛇或海馬的藥鋪,原來,我誤會中國城了,誰叫以前都從好萊塢電影認識中國城,還以為城裡唱著平劇、飄著幾縷鴉片煙。倒是老派的堂口、公所、會館確實存在,方塊漢字堆疊在維多利亞時期的紅磚屋牆,另有風味。照理說,全美二十多個中國城應以舊金山或紐約最有看頭,但其實華府也不惶多讓:你知道華府中國城牌坊像章魚哥般能預知大事?哪間中菜館與林肯遇刺案有關聯?斬雞頭、拜關公的洪門組織又與小羅斯福總統有何干係?在紐約賣刈包成名的台裔作家黃頤銘(Eddie Huang)就是出生在這,他的自傳《菜鳥移民》Fresh Off the Boat最近才剛被拍成電視影集大受好評。趁著農曆新年,帶各位走春,來趟華府中國城之旅。

2015年2月10日

愛上加拿大最愛爾蘭的城市(3/5):Saint John, New Brunswick

只需一條面海的街,靈魂就能寄碇下錨。


(本文刊載於風傳媒2015/7/18)
船上一夜好眠後,晨起船長廣播,因兩名旅客身體不適需緊急送醫(我估計船上85%都是老人),因此下午就會提早抵達Saint John,原本預定隔天早上才到,換句話說我們有1.5天的時間可以上岸旅遊。位於加拿大New Brunswick省的St. John,是芬迪灣(Bay of Fundy)唯一的城市,擁有全世界最大的潮差,高低潮差可達11公尺多。我一直幻想加拿大是童話屋+理想國的組合,上次Halifax找不到這種意象,好在St. John回應了我的渴望。它像是宮崎駿卡通《魔女宅急便》裡的小海港,有尖塔教堂、起伏斜坡、美麗建築、飄揚旗幟、水手酒吧、精巧鐘樓、煙囪海鳥、烘焙店坊等,我還發現許多書店唱片行,如果街角流瀉出該國鋼琴家Andre Gagnon孤寂又甜美的Un Piano Sur La Mer,那就更完美了。經過一泊三食的潮騷洗禮,傍晚,遊輪即將駛離St. John,許多遊客跟我一樣,依依不捨站在十幾層樓高的甲板上回味這座迷人小城。突然,底下傳來一陣風笛聲,一位身著蘇格蘭傳統服飾男士,在岸邊恭敬地吹奏,冷風中看似渺小孤單的風笛手,竟能發出足以對抗整艘大船的頑固低音,剎時我整個人被加拿大收服。四、五分鐘後,晚禱曲畢,風笛手在全船掌聲中與目送下慢慢走回去......。啊!想念北國的海港風情。

2015年2月5日

鐵達尼號、清秀佳人、馬偕牧師的加拿大東岸海港(2/5):Halifax, Nova Scotia

加拿大東岸海港Halifax,是全世界僅次於雪梨的第二大良港。


前年去玩的地方拖到現在才寫,確實太久,不過現在看著照片慢慢回味,好像又重新去了一次。話說我們第二趟遊輪之旅,停靠的四個北美東岸港口:Halifax、St. JohnBar HarborPortland,其共同點為覆蓋著濃密森林的秋季變色岩岸,且有許多美麗燈塔可供拍照,在船上與人言談間,我才知道這條航線以燈塔行程出名。我這個亞熱帶島人生性畏寒,缺少把冷空氣加熱的鼻管,小時綽號一度被叫"鼻濾青",因此深秋叫我去搧海風,我寧願搭hop-on hop-off的巴士走馬看花,搵豆油似的逛市區比較友善鼻子,況且還跟老爺冷戰中,不想費神安排。首站來到了Halifax,1895-96年《清秀佳人》作者蒙哥瑪莉(Lucy Maud Montgomery)曾在城裡的Dalhousie大學讀書,當時馬偕牧師剛好返國述職,途經此地宣教演講順便介紹台灣現況,同屬長老教會的他們也許在此有過點頭之交甚至彼此認識呢。1912年4月,Halifax因為距離鐵達尼號沈船地點最近、也是最有能力提供救援的港都大城,一時成為國際新聞中心。一戰期間1917年底,兩艘船在Halifax相撞,船上運載的炸藥摧毀了城市,據說是核武發明前史上最大的爆炸慘案。如今這座終年不結冰的深水良港,是加拿大Nova Scotia省的省會,人口近40萬,前幾年還辦過冬季奧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