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3日

華府路邊攤之台菜思想起:Curbside Food Trucks

華府流動式路邊攤,就在貝爾1880年發明電話的這棟紅磚大樓附近。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5/3/22,此為照片完整版)
剛來美國時,鮮少看到有人邊走邊吃,也沒啥路邊攤,市容雖潔,總乏了人氣,美國街頭不是應該有熱狗、漢堡、甜甜圈嗎?後來在華府發現路邊餐車這種東西,很是興奮,這些流動攤商雖不如台灣生猛有力,但一車一車的各國料理,大型園遊會似的目不暇給。華府最大特色就是擁有176國大使館,這種國際化也影響了路邊攤,熱狗漢堡甜甜圈早退居二線,塔可餅龍蝦卷比薩也不希罕,現在是亞洲、南美、東歐、中東、非洲菜系大行其道,以現煮烹調、健康蔬食引領風騷。我觀察目前街頭尚未出現中菜餐車,大部分亞洲餐車也是這兩三年才剛加入,其中越、韓兩國最為積極,每次逛到珍奶餐車就一整個不服,這是台灣專利吧,建議有志投入美國餐飲的人到華府一闖,就像賣刈包的黃頤銘(Eddie Huang)、賣鹹酥雞拉麵的楊震宇(Erik Bruner-Yang),他們都用台味征服美國。幾次走食華府街頭,嘿嘿,你猜我最愛哪種流動攤車?

2015年3月10日

逛完開國燈塔後終於吃到緬因州龍蝦了(5/5):Portland


美國建國後,奉華盛頓指示蓋的第一座燈塔,是波特蘭代表地景。


遊輪離開Bar Harbor後,隔天我們來到旅程最後一站、也是緬因州最大城波特蘭,這個波特蘭常與西岸奧勒岡州的波特蘭混淆。可惜停留時間短,只能搵豆油般走看,不然我應該會很愛這座歷經四次大火、有浴火鳳凰之稱、被Forbes譽為美國最適宜居住城市第一名的地方。波特蘭是作家史蒂芬金、詩人朗費羅(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演員麗芙泰勒的家鄉,許多電影也曾在這裡取景,例如梅爾吉勃遜的The Man Without a Face、《瓶中信》Message in a Bottle、《天使保鑣》The Preacher's Wife、改編自史蒂芬金恐怖小說的《瘦到死》Thinner等。一下船,徒步約十分鐘後,我對波特蘭就產生主觀好感,加上餐廳密度之高,頗有台灣人熟悉的小確幸模式。搭觀光巴士時,我剛好坐在一位已退休的日本媽媽旁邊,她說她每年都會獨自出國漫遊,這次她一人從東京飛美西,再從美西飛美東參加遊輪之旅。當她得知我是台灣人,先是高興地說她女兒剛好在台北某飯店擔任管理職,後來竟拭淚了,她不斷地在座位上彎腰謝謝台灣對日本311捐款,連坐在後座的老爺都察覺了她的激動,我很能理解她的情緒,有時陌生人真是旅途上最難忘的風景。

2015年3月9日

華府強力春藥之五月花飯店與美中台關係(1/2):The Mayflower Hotel


五月花飯店建築外觀圓渾,號稱「華府貴婦」(Grand Dame of Washington D.C.)。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5/3/8)
華府做為全球政治中心,除了宏偉的街道建築、光鮮的政要名流之外,也是桃色新聞的熱點,不然前國務卿季辛吉怎麼會說出「權力是最好的春藥」這句至理名言哩。創立於1925年的五月花飯店(The Mayflower Hotel),距離白宮步行只需十分鐘,《紐約時報》曾說,如果你在五月花看到一位美女,質感優雅但高跟鞋出奇性感,沒拖著行李就直奔電梯,那麼很可能她一小時收費500至5000美金不等,就算她在一樓大廳佇足等候,通常點的飲料都很陽春,因為不消幾分鐘,就有人接她上7、8樓,當年陸文斯基的860號房、紐約州長的772、871號房均位於此。90年來飯店少有糾紛之事,從門僮、櫃台、琴師、酒保到管理高層,深諳客人隱私潛規則,口風緊的很,難怪甘迺迪、柯林頓在這金屋藏嬌,替陽剛華府增添不少艷趣不過,五月花飯店對美中台三方有其嚴肅的政經意義,1961年副總統陳誠訪美期間曾在此宴謝甘迺迪;1973年這裡一度成為中國大使館前身;而1978年39歲的蕭萬長在聖誕夜被迫離開五月花時,正為斷交前的台灣力爭永久最惠國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