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6日

清朝駐美公使館成立那年,台灣出現亞洲首座機械鑽探的油井(2/4):Qing Dynasty Legations in DC

這棟白屋,很可能是1878年清朝首座駐美公使館。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5/5/24,此為增修版)
上次受到華府使館月的刺激,讓我興起尋找當年R.O.C.大使館的想法。不料,上網查資料一查不可收拾,好像隨口喊了芝麻開門門卻關不起來的窘境,因為我們第一座大使館沿用的是清朝駐美公使館,這下可好,只得再追到清朝,才發現台美關係淵源之深,超乎想像。繼英國人發現基隆煤礦優於利物浦與廈門後,1849年美國「海豚號」(Dolphin)艦長William S.  Ogden也來到基隆探勘,確認礦美價廉後,隔年開始以每噸7-8塊美金採購。1854年,美國人興起購買台灣的念頭,包括:駐日總領事赫利思Townsend Harris、駐華公使伯駕Peter Parker、商人奈伊Gideon Nye、海軍司令培里Matthew Perry等,他們認為台灣地理位置有如亞洲的古巴,對鞏固美國商業、軍事、運輸利益有幫助,但皮爾斯總統考量南北黑奴問題日趨嚴重,也怕影響在華利益,此案最後不了了之(該惋惜?慶幸?)。之後,美國為換取經貿特權再花4.5萬美元建設打狗港,換言之南北戰爭前美國國旗一度在高雄飄揚近兩年哩,也讓其他海賊望旗興嘆,不敢來犯。1867年,美國商船羅發號(Rover)在屏東恆春擱淺,船長Joseph Hunt及海軍少校Alexander MacKenzie一上岸即遭排灣族出草身亡,此事導致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Charles Le Gendre)抵台與頭目卓杞篤交涉。這位打過南北戰爭的獨眼將軍為了與頭目談判,開始研究福爾摩沙港灣、史地、政經等,據說他會說閩南語、中文和一部分排灣語,親日的他後來幫日本發動牡丹社事件,催化了日本殖台的企圖。

2015年5月18日

漫遊華府使館區卻意外走進R.O.C.舊館(1/4): Embassy Tour in D.C.


華府各國大使館,一年只有一天開放民眾入內參觀。此為保加利亞大使館。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5/5/17,此為照片完整版)
華府擁有全球176國大使館,為世界政治中心,大部分國家都會把重要的外交官派到這裡歷練一番。2007年,歐盟大使館率先敞開平日森嚴的大門,邀請遊客入內參觀,這種在地國際觀與文化宣傳活動從此一炮而紅。隔年開始,由非營利組織Cultural Tourism DC接手統籌華府護照日活動Passport DC,在風和日麗的五月周末,遊客在白晝六小時內可巡禮數十國的大使館,摸摸祕魯駱馬,品嘗肯亞傳統熱茶,啜飲海地蘭姆酒與公平貿易咖啡,塗塗土耳其指甲花泥等,體驗各國美食、藝文、工藝,還有人會買一本「護照」,專門收集各大使館的印戳,儼然是一場外交嘉年華盛會。雖然台灣礙於國際現實無法參與,但1979年前我們駐美大使館可真真實實存在過兩處哩(雙橡園是大使官邸而非大使館),它們如今安康?長得什麼模樣?嘿嘿,容我賣個關子,先來觀摩別國使館建築,之後再介紹屬於我們自己的,百年使館尋根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