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9日

在華府龍舟賽呷到台灣燒肉粽:D.C. Dragon Boat Festival

波多馬克河的華府龍舟賽。


每年五月不僅是華府使館開放月,也是亞太文化月,許多亞洲國家都會舉辦文化活動,台灣也不例外。華府龍舟賽於2002年首度舉辦,今年邁入第14屆,這是一場美國總統會發函祝賀的活動,地點在波多馬克河畔的Thompson Boat Center,現場由台灣駐美代表與AIT執行理事共同剪綵並為龍舟點睛,比賽水域介於Key Bridge與Roosevelt Bridge之間,岸邊就是赫赫有名的水門大廈與甘迺迪中心,還有喬治城大學的歌德尖塔當作襯景。今年參賽隊伍包括盲人隊、殘疾隊、乳癌生還隊、華府中文學校隊、台大輔大校友聯隊、華府市府隊、美國退役軍人隊、駐美代表隊等40多支隊伍共襄盛舉兩天賽事。台灣手工藝攤位搭配台灣意象的觀光介紹頗受歡迎,提供毽子、香包、剪紙、燈籠等手做DIY。從小不喜歡吃肉粽的我,沒想到這次竟然"大走鐘",狠狠嗑了兩顆配上一杯珍珠奶茶,這一切,都怪鄉愁作祟,想回台灣的心只能發洩在吃上頭了,如果再來點冰涼的鹼粽,那就更完美了......。

2015年6月14日

懶人園丁的半坪花草:Front Yard Coreopsis

我家門前的金雞菊最近盛開,有向日葵之姿。


在馬里蘭住了四冬,更確定自己懶。從小家事都由媽媽姑姑包辦,長大後雖不至到飯來張口的地步,但確實有段能懶則懶、輕鬆悠閒的台北小姐時光。因此這樣的我,很難想像有天居然得翻土播種、揮汗勞動、揮蠅躲蜂。前年,在鄰居慫恿下,我開始在前院種點花草,實則心裡的O.S.是:「拜託!整天被兩隻小蠻牛煩都煩死了,而且我只是暫居,哪像你們退休銀髮族有閒工夫早晚三隻香的拈花惹草,況且照理說,園藝造景是房東的責任吧。」但人在異國只能識時務,幾經長考,我專挑耐旱好養的多年生植物(perennial),連美國人必用的木屑覆蓋物(mulch)我都能省則省,這已是懶人能展現的最大誠意了。不過我交差了事、應付敷衍的心態,這幾年卻逐漸被發芽小草、含苞小花潛移默化,真要回頭謝謝當初給我壓力的鄰居,原來懶人也能享受園丁的樂趣,更感恩這些花草不棄嫌我,努力生存勇於綻放,即使稱不上花園,也讓我的美國生活有另一種全新體驗。唯一美中不足是,門前豔漫的金雞菊(Coreopsis)不吝給我回饋時,就苦了我的鼻喉,花粉熱發作的可厲害。

2015年6月8日

台灣改唱《君之代》與中華民國首座駐美大使館登場(3/4):First R.O.C. Embassy in D.C.

清朝末代駐美公使館,也是中華民國首座駐美大使館。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5/6/7,此為照片完整版)
上次介紹過清朝四座駐美公使館,這次帶大家想像一下:1895-1945年半世紀間,如果台灣人在美國遇到緊急事件,求助的單位是日本使領館,並非清朝或中華民國使領館,而且我們差點還得去法國使領館,因為日治初期台人反抗激烈,加上疫病與財政問題嚴重,日本曾想把台灣以一億日幣轉賣給法國,即所謂「台灣賣卻論」。好在台灣沒Bonjour成法屬福爾摩沙 ,我待過越南,相較於法屬與日殖,哈佛大學教授大衛藍迪斯在《新國富論》第402頁說的頗實在:
「有的帝國主義國家是比較良性的統治者......西班牙和葡萄牙算不上好導師,荷蘭與法國惡劣程度稍低,英國的惡劣程度最低,因為英國人在殖民地表現出相當的意願,投資於社會建設(如鐵路),並啟用地方菁英管理地方事務.....最好的殖民地主人應該算日本人了......當然,韓國人和台灣人一定不會同意這種說法......日本最大的成就便是將這兩個國家從農業轉向了工業。」
無論如何,這段時間台灣經歷了明治、大正、昭和等三皇19督,當我的阿公阿嬤、外公外婆學唱《君之代》時,遠在華府的使館也換過三首歌:大清帝國《鞏金甌》、北洋政府《卿雲歌》、國民政府《中華民國國歌》。你知道全世界前三名承認中華民國的國家是哪些?你知道當年中華民國駐台北總領事館設在哪町哪號?你知道幼年隨父親胡鐵花(不是楚留香換帖那位)出使台南台東、曾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的駐美大使是哪位?你知道台灣留美第一人、日後創立第一銀行的帥哥李延禧,與來自上海、日後成為駐美大使的俊男顧維鈞,兩人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算是同窗同梯,也許彼此還認識,用英文交談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