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4日

原來華府路邊的「粉紅色腰帶」有台灣山櫻血統:Okame Cherry Trees

擁有台灣山櫻血統的美國路樹,阿龜櫻。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6/4/24)
每年這時節,大華府地區的車道、分隔島、人行道、庭院、停車場等,都可見到各式各樣、大株小株的花樹,我並非園藝專家或主修植物學,經常把杏花梨花桃花等統稱櫻花。但經過幾年下來花粉熱的洗禮,我也開始能簡單分辨幾種櫻花,像是我家附近常見的阿龜櫻(Okame Cherry,學名Prunus campanulata x incisa)與關山櫻(Kwanzan Cherry)。花期較晚的關山櫻,雙層的花瓣太大朵,像是骨架粗的女人,太陽一照花朵泛著油光,有點肥膩,終究比不上有著台灣基因的阿龜櫻伶俐清新。我之所以對阿龜櫻情有獨鍾,是看了黃慶三的這篇文章,才恍然她有1/2的台灣山櫻血統,難怪越看越深緣。老實說,以前在台灣常與娘家人到北投復興三路、陽明山平菁街東昇路、三芝淡水觀賞台灣山櫻,不過都走馬看花,真的是人在異國後,才對所有跟故鄉有關的東西特別投射感情。美國人用土撥鼠預測春天,我則用阿龜櫻,畢竟她是華府地區最早報春的花,比起潮汐湖的吉野櫻(Yoshino Cherry)早開花約三、四週。當我在車內裹著大衣開著暖氣時,一看到路旁〈粉紅色的腰帶〉又出現時,就知道再過一個月氣溫有機會升到華氏60度以上。最近興起捐阿龜櫻樹苗給兒子學校的念頭,一則回饋學校一則日後長憶,不知可否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