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5日

征服《紐約時報》的越南頂級巧克力,背後有台商「模」法(下):Marou Chocolate

越南頂級巧克力Marou,背後有台商的貢獻。


(本文同步刊載於風傳媒)
上篇提到百年來的越南可可產業史,這次來說說兩位法國素人2011年在越南創立的可可代表作。Samuel Maruta及Vincent Mourou,一位是法日混血,一位有法美血統,兩人在法國素昧平生卻跑到越南結緣。起初他們在胡志明市的越語班認識,後來一起去叢林徒步冒險,旅途中他們聽說湄公河三角洲正發展新興的可可豆事業,兩人交換許多對巧克力的想像,越聊越熱血。2011年他們決定聯手創業,因兩人姓氏發音相似,各取一半,取名Marou Chocolate,他們也是第一個把巧克力總部設在越南的歐美人士。他們原先一個在銀行業一個在廣告業,對巧克力製作完全是半路出家,最初只能上網依樣畫葫蘆摸索。後來得到胡志明市老外圈的支持與資源,匯集了法式巧克力技巧並從越南小農那裏買到2公斤可可豆,這才真正起家。這幾年經越文、法文、英文、日文、中文等媒體相繼介紹後,今年三月,他們登上美國最主流的《紐約時報》。

2016年5月24日

看看歐美的南向政策,從越南可可豆說起(上):Cacao History in Vietnam

來自越南的頂級巧克力:Marou Chocolate。


(本文同步刊載於風傳媒)
河粉、春捲、越戰、外配......,誰想到有天越南居然跟巧克力連在一起?!兩名法國人,2011年在越南創立亞洲第一個精緻手工巧克力品牌,Marou Chocolate。不過幾年光景,今年初驚動到《紐約時報》前來採訪,記者臨走前還帶了20條當伴手禮。更酷的是,巧克力上的菱形壓紋,正出自我們台商的模具,可見台商到東南亞打拼,或許岔出的小徑比主道更柳暗花明。自我離開胡志明市後,越南改變太多,不過沒關係,在美國上amazon照樣買到這款巧克力。其實我不懂黑巧克力,因此找了一周至少吃食三次巧克力的美國友人評鑑一下,Laura說口味很不錯喲,充滿熱帶果香氣息,我問她真能分辨出各種黑巧克力標榜的成分?她說當然,蜂蜜與肉桂是基本款,她還吃得出煙草味,這跟品酒一樣的道理。好吧,我承認我都不擅,但我喝得出烏龍、香片、東方美人的差別,東西方各有舌頭巧妙吧。Laura也注意到包裝紙的精美燙金印刷,事實上這款巧克力的設計得過國際大獎,台灣設計流行創意雜誌dpi也曾專文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