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1日

因為霧峰林壽宇,華府這座貌似捲筒衛生紙的博物館才親切: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6/9/11。此為照片完整版)
在華府最熱門的航太博物館旁,有個遊客較少的大圓墩建築,叫做Hirshhorn博物館,每次經過那裏,我就想到阿蘿。當年我們幾人剛步出校園,偶爾約在她上班的伊通公園聚會,或去附近的新糖主義吃台灣剛起步的貝果。聽慣巴哈莫札特的我雖不懂當代藝術,但氣血鮮活的伊通,配上阿蘿在吧台現煮的咖啡,是我輕熟女時代的記憶。多年後,不改藝文走狗的本性,裝模作樣踏入Hirshhorn,我的程度只能略識亨利摩爾,不過江湖跑多,心眼長尖,意外發現早年伊通公園的精神導師林壽宇(Richard Lin,1933-2011),是館內台灣唯一代表,他的兩幅作品被收藏在此。林壽宇出生在日治時期霧峰林家,能操中英日台語,紳士貴族風範,連西班牙藝術大師米羅都忍不住當面"謳樂"他:「在白色世界中,無人比的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