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0日

美國國家航太博物館的台灣黑貓高飛:National Air and Space Museum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6/10/30。此為照片完整版)
幾乎所有來華府的人,都必去美國國家航太博物館朝聖,大家都說帶小孩逛,能啟發他們對科學、飛行、宇宙的興趣,可我每次去總覺壓力大,那些航具、飛機、引擎、渦輪不就是令人焦慮的武器,隨便逛逛就驅趕小孩到館內附設麥當勞吃喝。今年,終於翻轉自己,原來這裡可看見台灣:美國鳥人如何啟發台灣第一位飛行員謝文達?美國首位非裔空將為何在自傳提到台灣37次?黑貓中隊駕駛U2偵察機為何那麼神祕(得獎台劇《一把青》有提到)?哪位NASA現役太空人出生在台北天龍國?仔細回想,還有小時候帥氣的反共義士吳榮根,以及1985年首位登上太空的華裔博士、師大附中校友王贛俊(Dr. Taylor Wang)。學生時代我曾跟友人去過成大航太實驗場,他們在冰冷實驗室看波長看儀器,唯一紓壓方式就是把潘越雲、蔡琴當誦經播放。當年歸仁都是台糖蔗田,夜晚衛星雷達站透出神祕藍光,還有兩台據說從黃埔時期留下的軍機,水牛擋路,雞犬相聞,不像現在從高鐵上一眼望穿。

2016年10月2日

台越星河1945前塵憶往(下)

板橋林家與胡志明市美術館關係深厚。


(本文刊載於故事)
上篇提到1900年之前的台越往事,這次來回顧日治時期的這些人那些事:連橫吃過越南米?板橋林家有位西貢女婿,前台泥、台視、萬海的董座林柏壽,見過莒哈絲情人本尊?越南皇族彊柢,曾在台北開辦夜談節目?台灣第一位女指揮家郭美貞是西貢小姐?而陳篡地從胡志明、武元甲那裏又得到什麼「伴手禮」?本系列靈感來自陳碧純黃宗鼎許燦煌等人的研究,循著他們的星光,發現更多星星,我試著點描台越上空那道迷濛星河,故人舊事,甘苦趣索,盡力而為。

台越星河1945前塵憶往(上)

1905,西貢港邊。(photo from: wikipedia)


(本文刊載於故事)
我們對越南的認識多來自越戰以及早期華僑的口述,因此很多人都知道當年南越政要吳廷琰楊文明阮高祺陳善謙等均曾來過台灣。甚至阮文紹總統總統還在台北天母住過好一段時間,而我們的陳誠副總統也曾在1963年訪越。但在那之前呢?台灣與越南有過什麼故事?日治時期仏印指的是越南,佛領印度支那的簡稱?1835年蔡廷蘭因船難漂流到越南,大難不死的他寫下《海南雜著》成為台灣首位國際級作家?再早一點,1642年荷蘭治台期間,九名越南人被荷蘭人抓到紅毛城充當守軍,而荷越混血兒Samuel Baron卻在台灣蹲苦牢?還有越南十四世紀的陳朝古碗,為何會出現在澎湖與台灣?台灣與越南的關係遠比我們想像中更悠長,悠長到得從血液DNA破題。本文分成上下兩篇,上篇從台越血緣說到丘逢甲孫文,下篇則從雞籠生、板橋林家、講到見過胡志明的陳篡地為止。我並非歷史專家,只是把這兩年蒐羅到的零散故事拼串起來,以解因待過越南而不斷反芻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