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5日

緊鄰白宮的猛鬼飯店與新竹清大的前緣:The Hay-Adams Hotel & The Lafayette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此為照片完整版)
步行即可到白宮、拉法葉廣場、布萊爾賓館的海–亞當斯飯店,1928年以來一直是華府政要、富商名流、甚至維安特勤人員首選的用餐休憩之地。近年有名負責歐巴馬總統維安的特勤人員,居然趁執勤空檔到這開房間,結果遺落一枚手槍子彈在房內,此事被飯店通報白宮,相關人等當然遭到撤職處分啦。飯店頂樓可俯瞰整個白宮街區,一般遊客最喜歡到這窺視宮內動靜,一樓還有個兵家必吃之地The Lafayette餐廳,許多涉外事務包含美中台關係,都在這杯觥交錯。


走進這棟外觀有著義大利文藝復興風格的建築,大廳明顯比威拉德五月花小的多,但牆面全用胡桃木作,色澤溫潤,鮮花一律走白色風,互襯對比,最清新的就是白色蝴蝶蘭,希望來自蘭花王國台灣。抬頭一望,金色希臘式柱頭目不暇給,壁板來個愛奧尼亞式,鏡子來個科林斯式,電梯來個多利安式,而且電梯門還刻著占星般的幾何圖案,原來當年飯店建築師Mirhan Mesrobian,出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難怪大廳裡有一抹舊日的君士坦丁堡風韻。


地址:800 16th St. NW Washington, DC。





海約翰與新竹清大
名字有點怪的海–亞當斯飯店,主要取自兩個華府政治世家縮寫,一個是從林肯總統秘書起家的海約翰(John Hay,1838-1905),另一個則是祖先出了兩位美國總統的亨利亞當斯(Henry Adams,1838-1918),兩人不僅是摯友,且兩人的太太也是閨密,他們相約蓋一棟海–亞當斯之家(The Hay-Adams Houses)比鄰而居,地點就在白宮拉法葉廣場旁,今日飯店位置。


就在新居落成前數周,亨利亞當斯42歲的太太Marian "Clover" Adams,因受到父親過世打擊深陷憂鬱,綽號三葉草的她,在1885年十二月吞氰化鉀自殺,來不及入住新房。在那之後,海–亞當斯之家成為華府社交沙龍,引領文藝、科學、政治等思潮,像是馬克吐溫、伊迪絲華頓、亨利詹姆斯、還有老羅斯福總統等都是常客。


1905年,67歲的海約翰擔任美國國務卿,當時中國正值八國聯軍之後,他主張把庚子賠款退還給中國,他過世後,此一想法遂成為老羅斯福總統的對華政策。前新竹清大校長陳力俊說,外界以為庚子賠款的基金是北京清華與新竹清華各分一半,但經他查證後,其實這筆錢僅撥給台灣,至今新竹清大仍每年收到。換言之,清大能有今天的光景,得要感謝百年前的海約翰。


海約翰。



每年十二月,三葉草幽靈發功
在海約翰與亨利亞當斯相繼過世後,人走茶涼,1928年海–亞當斯之家被夷平,重建為八樓高的飯店,那是美國大蕭條前最後一次好年冬。不過飯店開幕後常傳出靈異事件,據說跟亨利亞當斯的亡妻三葉草有關。每年十二月的頭兩周,在飯店四樓,會聽到女子哭泣聲,說話聲,或地板走動聲,明明上鎖的門會自動打開,房內的收音機也胡亂響著,飯店員工甚至議論空氣中的氣味到底是含羞草?還是杏仁?因為她生前最愛含羞草香水,而她吞的氰化鉀聞起來像杏仁......。


但也別太緊張,美國人倒是樂於到這吸取特殊磁場。像是飛行家林白、第一位拿到諾貝爾文學獎的辛克萊路易斯(Sinclair Lewis)等都曾住過這裡;而Discovery頻道製作團隊,就曾到這做為期兩天的腦力激盪營;2009年歐巴馬總統上任前,還帶著準第一家庭成員下榻這裡;今年底,兩個月前,影星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趁著到白宮放映自製紀錄片的機會,到飯店登高偷閒。看來去過的人都安然無恙,事業更發達哩。





The Lafayette餐廳
從大廳左轉,上階梯後,來到全華府第一個裝有空調的餐廳The Lafayette。餐廳比大廳寬敞多了,每桌擺支白色海芋,一派素淨。80年代的一則醜聞,讓這裡不僅杯盤狼藉也聲名狼藉,Carl (Spitz) Channell透過免稅組織,將私募來的數百萬美金用在秘密支援尼加拉瓜反叛軍,雙方就選在這吃喝然後交付支票。我乃一介小民,沒有秘密任務要執行,純粹是因為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在華府慶生,而那道無花果水果塔,我以後應會懷念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